Lain

冬山雪·前编(上)

拉郎配

陆奥守吉行x江雪左文字

说是前编,其实不看也没关系

并不是会让人高兴的故事,请谨慎阅览


=======================================


这间和室位于本丸最僻静的一隅。

小小的和室前有一方小景。

这块终日照不到阳光的地方没有杂草或鲜花。只有一汪冰凉的涌泉和与之伴生的细密青苔。青苔随石阶向上盘旋,依偎着最上阶的石块,臣服在回廊之下,膜拜着三步之外的和室主人。

回廊上的落脚处是这阴冷之地唯一能得到日照的地方,却连同一切春深日暖、欢颜笑语被阻拦在隔扇之外。

 衣着素净的虔诚僧侣对此无心感叹,只是在隔扇所造出的阴暗角落无声念诵。佛珠微动,抗拒着人间十色。

隐约听见有足音靠近,僧侣叹了口气假作不知,却立时被斑驳的日头带回人间。

 

“哟~江雪小友~”冒冒失失拉开隔扇的,是倚老卖老的天下五剑之一——三日月宗近。

“日安,三日月大人。”虽想叹气却不忍忤逆长者,江雪规规矩矩施了一礼,平声问好,“莅临此地,所为何事?”


“主殿要再次召请那个年轻人喔,不去接他吗?”三日月倚着门道。

 

【难得来到这豪华地方……】

啊啊……啊……

几乎是一息之间,哀嚎就要从关节渗出。江雪大张着口无声呻吟。手中的佛珠被攥成一团。好不容易挤出的言辞几近指责:“何等残酷啊,主上……。”

“哎呀,去接他吧,亲自指点他技艺如何?”姿容艳丽的宝刀神色轻松,似是感应不到江雪的苦痛,可那惑人的双瞳确实又正瞧着他。

 

“够了……”

 

【哈啊,咱知道了,打扰你了真对不住哈……】

 

“残忍呀,残忍。他是你初次召出的刀吧?”三日月慢悠悠地扬起唇感慨起来。

 

——向往着世界、冒失又莽撞、愚昧的、年轻的刀

 

“那是因……彼时我还未了解……降临此界是何等悲哀之事。”

 

“别这么悲观嘛嘛,人世美好随处可寻,那孩子也这么觉得吧?”三日月望向廊外青苔,“世界生机盎然哪。”

 

江雪却再不作答,只是一味地拧紧双手。

 

直到三日月感慨着走远,庭院再次恢复寂静,他终于渐渐松懈身体,缓缓捻起佛珠:“我今日也……罪业深重……无颜偿还因果……”

 

“再许我些时日吧……陆奥守……吉行。”


 然,理所当然地。


无人作答。


===================================== 

 那是初雪落下时的事了吧?

 江雪左文字被那个好脾气的灵媒招去了锻刀所。

 

明知被造出的刀会被用于战斗而心生厌恶却又不忍让灵媒苦着脸,便退让了一次:“希望是……能享受争斗的刀。”

 

在厌恶与期待的交缠中降世的是身缠绷带、腰间别着枪,看上去惯于征战的家伙。


咱是陆奥守吉行!难得来到豪华的世界,将世界握在手中吧!


——幕末时期的年轻的刀,口气倒是大得很。

 

我为何会招出这样的孩子哪——这么想着,端坐在一旁的江雪不禁叹了口气。

 

陆奥守吉行便“咻”的扭头看过来了,足尖也一同转了方向,像是立即要冲过来。可惜刚踏出一步,他就大幅摇晃着扭成奇怪的形状,坚持几秒后惨叫着栽倒在了地上。

 

江雪瞠目结舌地注视着他,连叹息也忘记了,喉间有愉快的音律急速升腾。

“呵……呵呵……”

 

“什么呀,你挺高兴的嘛。”倒在地上的吉行望着他,也笑了,“咱还以为你有想不通的心事,想来安慰你咧!”

 

那双属于猎食者的暗金眼瞳中一丝阴霾也无,温热又坦率。

 

江雪看着年轻的刀四肢着地,如幼兽般摇摇晃晃地靠过来,跪坐在他面前扯住他的袖口——“咱是陆奥守吉行,坂本龙马的佩刀,是见证过世代更替的有为之士。无论有何困扰,请尽数交给咱,莫要独自悲伤呀!”

 

而他那时是如何反应的呢?

 ——他扯回自己的那角衣衫,站起身来。


【否定。一切与争斗相关的事宜。】

 

啊啊,是了,他还那么说了——

 

“你所擅长的东西,正是我最 为 厌 恶 之物。”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