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n

《小红帽》

森林里住着可怕的妖魔。若是有人闯入妖魔的地盘,就会被其拔去指甲,榨干鲜血,刮烂脸颊痛苦地死去——摘自《妈妈的训诫》。


Part 1

森林今天也寂然无声。

偶尔飘来的微风并没有搅动树林的静谧,只有坠在枯枝上的秋叶打了个晃,从树上转着圈悠悠落下,悄无声息地被泥土吞噬。

可是这时候,却突然有人打了个喷嚏。

山姥切吸吸鼻子,裹紧身上的白布:“森林里降温的速度简直比御守真的跑速还要快……好冷。”

妈妈把篮子塞给他,匆匆嘱咐了几句就追着别的弟妹跑了,根本没告诉他森林里会这么冷。他脚程慢,方向感又不太好,只是因为年纪大就被硬塞了任务,走着走着就过去了半日。

“再这样下去天黑也到不了爷爷家啊,这路是怎么回事……”山姥切以悲愤的目光凝视面前那明显是拐了个大弯的大路,又看向那条目视所及之处都很笔直的小道,“看上去方向没错,大路最后也会绕到这里。妈妈到底为什么不把这条路标出来啊?真是的……我就走这条小道吧。”


山姥切的空间思维能力向来极弱,所以他并未意识到,那左右分开呈圆形的大道与斜斜劈在其中的小路正是”禁止入内“的标示。


当山姥切意识到“这地方不妙”的时候,为时已晚。篮子里的东西撒了一地,他的脸狼狈地贴在地上,手心好像蹭破了一层皮,腰也疼得厉害。

可现在他没有办法处理这些状况中的任何一项。

因为那个致使如此惨状产生的罪魁祸首,现在,正骑在他的腰上。

那应该是个人吧。

虽然不知是男是女。

摁住他脑袋的那只手力气大得出奇,可另一只钳制他手腕的手却实实在在纤细的很。

“喂……我没有带钱哦”

那个人不知是在想什么,一时没有动作。山姥切鼓起勇气和他交涉,“要钱的话,我去爷爷家拿给您好吗?如果是要食物,篮子里的您都可以拿走,请放开我吧。”

话音未落,那个人忽的弯下腰,喉咙里传出低哑的嘶吼。

脑袋上一轻,刚才盖在头上的布被粗暴地揭开了。

对方灼热的鼻息喷在山姥切的脖子上。

【好痒,但是笑出来就完了吧!】

山姥切紧张地咽了口口水,结果被自己呛到,忍不住咳了起来。

撕心裂肺。

身上的重量突然消失了。

平复了呼吸的山姥切偷偷抬起头。

眼前空无一人。

虽然不知是怎么回事但好像逃过一劫?

他如是想着,挣扎着翻过身,旋即发出细微的呜咽——我怎么会 如此天真呢?

九月之末,十月之初,黄昏时刻的森林。

黑发红眼的妖魔蹲立在羔羊的一侧。

他因为看到羔羊瞳孔里的自己,笑了。

纤细的身姿,妍丽的笑容,都一如既往的美丽。

无论时光如何逝去。

分毫未变。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