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n

老太

男人刚晨练完,饥肠辘辘,需要一顿丰富的早餐。

他在各类摊贩前兜兜转转,犹豫不决。

晨风吹来,男人眯起眼睛,打了个喷嚏。喷嚏结束远处那抖抖索索的身影还是在抖,离近了他才发现那是个老太,确实在抖。老太估摸着有70多岁了,皮肤雪白,头发也茫茫一片,理得齐,但终究人老了,缩了进去,精气神并不好。再离近一点,他才发现这并不是雪白,而是苍白。

离他很近的老太伸出了两只颤巍巍的手,拜着。

“行个好吧……能给我一块钱吗?”

声音也瑟瑟发抖,细弱得很。她手里还捏着一块硬币和一张皱巴巴的纸币一块,没有再多了。

他在心里叹气,摸了一块钱递过去,“你早饭吃了么?”——想必是没吃的

一溜早点摊子里唯有包子铺的队排的最长,松松散散竟是站到了路中央。他不知这其中有何缘由,却也排了过去——左右要买,选人多的店总是没错的。

“我要一个菜包就好咯。”老太伸出一根细细的手指,皮包着骨,依旧不自觉地抖着,他都有些担心她的骨架了。

“你怎么一个人出来呢?”他试图跟她闲聊。

“老头子去咯……我一个人……每个月只好领到640块……没有办法……”老太每个字都像在哀叹。

水电煤吃住穿,加起来640块。他不大能想下去,想问问她家子女在哪儿,话到嘴边却也问不出口。

已经到这地步了,有没有子女、子女在什么地方又有什么区别?

终于煎熬到了尽头。那包子皮薄馅大,确实值得排个五八分钟。他闻着香味略有些不甘心,给自己也买了两个。老太看见了便更厉害的抖起来:“哦哟……这么多……”

巧舌如他也有些磕绊了起来:“不是,我自己也要了两个。”

老太朝他伸手。

他把包子递过去。

她却没接,而是继续伸着手:“一块钱……还给你”

极白的手摊开着,瑟瑟抖着。

像将要凋零的玉兰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