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n

VIRUS

*好久没写东西了,开个头复健

*幼驯染偏出胜



(一)

“出久君,听说有人开发出了all might的桌宠喔!互动性超强的!”

绿谷出久转过头,丽日御茶子交叉着十指,一脸兴致勃勃。“我打算等公布以后就下载,出久君也会用的吧?”

“啊……嗯。”

意外有点勉强的回应让丽日眨了眨眼。她张开嘴,出久更加惶恐不安。

她会问吗?会问吧。要怎么回答?照实说不行的吧……

“不,不是……”

他的脑子乱成一团,面上不自觉露出的的苦笑让远处的爆豪胜己不屑地咂舌。

不过丽日没有追究这副明显心虚的表情。

“到时候我会发链接给出久君的!”她笑了笑,出久感激地目送她回到座位,而后向爆豪的方向看了一眼,在后者反应过来之前又把视线落到了悄悄翻开的手机屏幕上。

【别这么看着老子!】

翻盖啪的合上,出久心虚四望。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似乎对他的烦扰一无所知。他埋头再次翻开手机,小小的爆杀卿抱着胳膊瞪着他,怒火几乎窜出屏幕。

【废物出久!开开关关的想干嘛!】

——伪春菜式桌宠,具备虚拟形象的ai智能程序。

“抱歉啊,小胜。”尽管知道这只是个程序,出久还是忍不住低下头嘟囔。他昨天刚试着把友好度提高到了新级别,让爆杀卿愿意在屏幕里自由移动了,因此总忍不住想看看他站在哪里。

——一周前,緑谷出久打开邮箱,发现了署名为【十年后的deku】的人发来的压缩包,按照细致啰嗦得确实像自己风格的说明书所写,这是个由于缺失语音部分及能反馈给使用者的回答仅有火药味浓厚的寥寥数句,因而处于废弃边缘,不会进行市场配布的程式。

这是毫无夸张之言。

出久细数这个程式的不合理之处。

——安装完毕后一上来就是没好气的【谁啊!】,吓得他本能的在跳出来的对话框内输入了“deku”,之后也无法再激活改名选项。

——平时总是没精打采倚在屏幕边缘、但一试着删除就会两手窜起火焰嚷嚷【炸了你哦!】,还通过数据线占据了其他电子产品。

——调节屏幕亮度的时候会被嘲讽“你的眼睛有什么问题?”

——不小心戳到则会蹦出小小的火花挡住其他程式的名称。

如此一来,会成为失败品也是理所当然。

可即便如此,绿谷出久依旧不愿意把他从自己的电脑上删去。

【deku,deku】

爆杀卿在屏幕上呼唤,振动的文字泡一个接一个,又在出久伸手时迅速隐没,出久看向一无所觉的本尊,垮下肩膀。

——小胜要是也只重复我的名字而不说其他的刻薄话就好了。


找回密码了

暗搓搓预计开点幼驯染坑

《超合金社团》网络连载

MIHARUYA:


总之该来的就会来。

单行本前面数卷(准确地说是1、2卷)目前绝版,作者们也比较无奈,本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爹娘不管破罐破摔」的超合金精神,咱们决定《超合金社团》开放网络连载

嘛简单明了就是这样,安利的话就不说太多了,内容最实际。以下地址:

腾讯动漫:http://ac.qq.com/Comic/ComicInfo/id/524237
有妖气:http://www.u17.com/comic/53591.html
微漫画:http://manhua.weibo.com/c/62404

三平台同时发布,大家感觉哪个方便就用哪个追,原汁原味无修正高清原稿,可以用来对着单行本玩大家来找茬,评论留言我和风息都会去看去回,大致这样。

以上。

发生在某本丸的恋爱故事

#原创审神者

#乙女向

#cp吉行

#OOC可能有

==============================================


这故事冗长又乏味,如绵延不断的荒芜山路、山野间忽隐忽现的溪流,细微而遥远。多数人不会对此有窥看之欲,只有那些驻足休息的旅人,他们也许会在歇脚时听听这年轻生命化为海中一粟前所发生的事。而若是真的有人这么做了——万一,我是说万一——为了避免这些宝贵的听众打着呵欠离去,我可以挑一段最动人的来说。

嗯……你瞧,正是从这里开始。

从这个被叫做阿良的小姑娘,看见化身为人的利刃 陆奥守吉行 开始。


++++++++++++++++++++++++++++++++++++++++++++++

【其一 · 面面相觑】

男人与女子,面面相觑。

男子作与时代远远脱节的浪人打扮,头发如三月春草般肆意,右手行着藏手礼。松散的衣襟因而打开着,大咧咧露出坚硬的肌肉块,一直延伸到绷带底下。脚趾比鞋履微长,招摇过市。

除开盔甲与那把利落的黑刀鞘,他看上去实在是不怎么可信。然那脸和身形实在是不坏,散发着股让冬日行人不舍离开的太阳味儿。

这男人此时正冲女子的方向稍稍倾着腰,光从他的背脊上流窜过去,渡到女子厚重的振袖上,传进她微张的唇齿间。

哦……合上了。

那便让时间回溯到十秒前。

【不,您看错了。】

女子这么说到。她向着男人仰头,扯起袖子,将面孔层层掩埋。

有点奇怪。

再回去些。二十秒。

【大将,你的脖子好像不太对劲啊。】

男人弯下腰,伸手。

再倒回去些。

【那个,我从今日起就是这里的审神者了,专长是情报类工作,希望能成为您等的助力。您可称呼我,阿良。】

嗯……确实不对劲。

自称阿良的女子细白的脖颈绷直,鼻尖却几乎要碰到地面。这无疑非常异常。虽看不见她的眉头是否舒展,但她行礼的手稳得很,并未因痛苦而颤抖。


索性把这段重头来过。


冬季,晴日,半融的雪从树上簌簌滑下,落上石阶,溅入走廊的缝隙中。

廊隔开庭院与和室,阳光偏移,细细调整佳作。

慌慌张张参入画作的是怪模怪样的狐狸。它钻出莫须有的黑圈,一只属于女性的手钻入毛间,抓着它的尾巴。

“呼……这比训练时还要不好受呀。”

女性的肢体挣动着,好一会儿才完全落进来趴在地上。

正是阿良。

“辛苦你了啊狐之助,一直拽着你真是抱歉”

狐狸摇摇尾巴,“无妨。比起这个,在下班前先完成择刀如何?”

——啊呀我脸圆,这块儿屏幕到底够不够把我遮住啊?

阿良胡乱思考着,迅速爬起来理顺头发、掖掖衣角。随后戴上标着【审】字的特殊面罩,背起难懂的咒。当咒声停止,方言从烟雾中晃晃悠悠地飘来。

“咱是陆奥守吉行。对对,作为坂本龙马的的佩刀被大伙儿所认识,被评价为土佐的名刀哩”

一脚踏散烟雾的男子牙齿整齐、笑容明朗。

“审神者啊,你有目标吗?”

这可真是个自来熟啊。阿良应付不大来,拘谨地往后缩缩,但她很快想起自己就将与这位付丧神朝夕相处,切不能表现得瑟瑟缩缩。

于是她挺直背脊,抬起头。

“能亲眼见到您便是我先前的目标。而新的目标,还请您与我同寻。”

然后伏在地上行了一礼。


【异常】便是从此刻渗入付丧神眼中的。


陆奥守吉行看着女子的脖子僵直着,头越来越低垂,可背脊却只倾斜了一点点。女子额头的发丝被服帖地扎入马尾中,未被遮挡住的额头清清楚楚碰到了地面,她维持着这样的姿势,以一种平铺直叙的语调做起了自我介绍。

——啊,啊啊啊。

陆奥守在心中发出惨叫。

——脑袋——脑袋掉地上了哈!!!咋回事儿现在人类已经超进化了吗?!咋没血啊到底咋回事儿?!

虽然试图出场镇住人却反而丢脸地被反镇住了,曾经历过大场面的付丧神还是没有轻举妄动拔出刀来,只是轻轻凑近。

“大将,你的脖子好像不太对劲啊。”直觉这可能是资料里的那什么高科技全息投影,他偷偷把手伸过去,按到审神者的脖子上

——还不错,热乎乎滑溜溜的……诶?

他又多按了两下,那段光滑的脖颈带着齐整的切口颤了颤。那震动从指尖传进躯体,陆奥守的心也跟着颤起来了——这确实是一副血肉之躯。

“什、什么?”幸好审神者先他一步惊叫出声,“是不是上头有什么虫啊我我我觉得怪痒痒的?”

那颗头颅迅速飞高连到脖子上,嗖的一声抬起。

陆奥守急忙不动声色的把手缩回来,做了个抛掷的动作。

“有只老大的蜘蛛哩,不过没事,已经被我抓走了。比起这个啊……”他看向审神者,手放在脖子边一划拉,“您是不是可以解释一下,为啥您的脑袋能和脖子分开啊?”

“不,您看错了。”审神者深吸了一口气,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我只是脖子弯得比较厉害而已。”

一片沉默。

面面相觑。

“……啊呀,人类这眼睛就是不好使。”

咔哒,咔哒。时间又开始流动了。

打破沉默的是陆奥守吉行,“我先四处走走,活动活动腿脚,看点儿绿颜色的吧。”

“啊?嗯,请便。”审神者轻声回答。她那蒙在白布下的脸随着起身的刀变化着角度。看见对方冲着她笑,还下意识一歪头回了个笑脸,安安静静目送对方离开。

直到付丧神的脚步远去,她才发出一声低低的惨叫。

“啊啊啊狐之助……狐之助啊!!你说他是不是已经看见啦?”

“可能吧,”狐狸甩甩尾巴,“顺说您刚才歪头的幅度太大了,很不正常哦。”

“我、我是不是干脆早点把身份证拿出来给他看比较好?”

“您才是此间之主,问我做什么……”

“呜……”

人和狐的问答落入五官敏锐的刀人耳中,“有意思啊有意思~”他把脱下的草鞋猛地甩到肩上,笑得兴味盎然。


============================================

【其一·面面相觑·完】

如何,您可愿再看一段儿呢?

新增刀审问卷(非恋爱版),P2喂吉行特别版,发现哪里特别的吉行迷妹可向po主提出之后想写的问卷方向_(:з」∠)_

欢迎互相投喂,拒绝大幅OOC

如图,刀审刀秀恩爱向,性向不限,欢迎各路文手画手自取。吉行相关请务必召唤po主吃腿肉。互相投喂,拒绝毒草。Po主心脏强韧,除大幅度OOC外不忌口……所以ooc的,就,别让po主看见了:)

很多脑洞

1

这个公寓,有两部电梯。

死神先生的手臂被卡在了其中一部的镜子里。

他沿着三面镜子来回滑动,跟块儿磁铁似的。

从地府上来的时候坐标稍微错了,又遇上了一点意外。

好在离任务目标不远。

只要在他坐电梯的时候弄出一点故障来……


嗯……任务目标住在二楼,身体健康,喜欢步行。


2.

这个人类,非常的狡猾。

谎话连篇。

my 氧气瓶儿,我不能呼吸了!我需要渡气!

my氧气瓶儿,为啥你上厕所的时候我不能在旁边看?

my氧气瓶儿,没有你我就不能呼吸了啊!


天上来的使者被烦得拨打了人间的报警电话。

——为您好,我想申请遣返……啊,要先造成伤害事故是吗?

——好,谢谢,请稍等。


3.歌仙啖爱

国王有双秋田耳(二)

*土佐腔尾音自带nya,请自行代入


“今天陛下的心情不怎么好啊。”

“是啊……尾巴完全没在摇……”后排的大臣们窃窃私语,“喂,歌仙,你去讲个笑话逗陛下开心吧!”

“为什么是我啊!”歌仙兼定怒视提议者。

“你是那个嘛……管礼仪和文学的。”管祭祀的石切丸一脸无害的笑着。

“那和讲笑话又没关系,我完全不擅长这个啊。不如让擅长照顾小鬼的一期君去。”

“别这样说嘛,陛下经常觉得歌仙大人您的诗歌很好笑……噗……咳咳。”一期一振露出一幅“啊呀真头疼啊”的表情,以手掩面。

“你、你们这群不识风雅的人!”

“喂喂,轻一点啦,陛下好像注意到这边了!”


大臣们迅速立正,然而国王如猎隼般锐利的眼睛已经扫了过来:“六排至七排的各位,尔等在讨论什么?也说给我听听如何?”


“我知我知,财政大臣有好消息要汇报呢陛下。”轻飘飘地把锅飞给财政大臣的是明明很矮却声称该以武器长度排序,非站在后排以方便朝会打瞌睡的常胜将领 萤丸。

“你这家伙……”比起萤丸更像将领些的财政大臣烛台切瞪了他一眼,可惜萤丸站的方向正好是烛台切的眼罩那边,没有对其起到任何效果。

“其实陛下之前提议的芋头种植项目已得到推广,全国人民在陛下的示范下都积极投入了芋头种植大业,主食出产是前年的三倍不止……原来想到年终时再汇报的,失礼了。”

【感觉有戏!】

【陛下超喜欢芋头的这下一定开心!】

【nice job独眼龙!】

——大臣们纷纷交换着视线,同时还要分神偷瞄国王陛下的披风,一时间忙的不亦乐乎。

“那不是挺好的,做啥要瞒着呢。”陛下如是说。

大臣们眼睁睁看着他的披风稍微拱起了一个角,又迅速扁了下去。

#夭寿啦陛下听到有好多芋头居然还不摇尾巴!!!!!!#

群臣惊惧。

江雪转佛珠的速度加快了三倍。

中排的加州清光目瞪口呆的看着王座,连指甲油滴到衣服上了都没发现。

陛下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大臣们的异状,只是无精打采地宣布道:“没事的话今天就到这里了nya,散会。”

====================================

吉行陛下和侍卫长正正国走在回寝宫的路上。

陛下抿着嘴,一脸严肃。耳朵尖竖得比王冠还高(本人并不知道这一点)

侍卫长一贯地凶神恶煞,遮挡着每一道投向陛下的炙热视线。

待走到没什么人的走道,陛下突然开口了:“我说,正国nya”

“有何吩咐,陛下?”

“岩融什么时候回来nya……”

“岩融大人说是找到了失散很久的重要的人,请了三个月的假,现在是第一个月末,陛下。”

“可是我的尾巴……”吉行陛下的耳朵轻轻抖了抖,娇柔地伏了下去,“我尝试过自行修理了,可是手艺比岩融差得太多,真疼呀。”

“您受伤了吗?!失礼了!”侍卫长大惊失色,一把抱起国王陛下飞奔起来,一回到寝宫就掀开了国王的披风。

只见原本漂亮蓬松的尾巴毛如今变得乱七八糟,甚至有一块儿朝上的地方秃掉了,露出了包扎十分粗糙的伤口。

“这……您为什么不说呢!”侍卫长迅速翻出了急救箱重新处理。

“自己把握不好力度,也不好意思问尔等借用工具。可这样下去就要被大家看见尾巴毛了,所以想自个儿先随便应付一下来着,结果男儿泪都要出来了nya……欸别摸那儿nya!!!”陛下一瞬间疼的炸毛。

【可是披风一直动来动去王宫里每个人都知道陛下的事情了还会根据这个来判断陛下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今天心情好不好只有您自己以为还瞒得挺好而已啊!!!!】

侍卫长内心声嘶力竭的刷着屏。

可是表面上,他依旧要装作这个秘密超级严肃简直是国家大事级别只有自己和陛下知道以免陛下换起更厚的披风更高的王冠自尊心受到打击。


“确实尾巴和头发都该修剪了。那么,您打算怎么办呢?”

“帮我从外面招个理发师吧,正国,要蒙着眼睛都能剪得溜溜的那种。对了,记得不要像他透露我的身份,就说我是鹤丸朋友家的远房亲戚吧。”

【一定瞒不住的,借机向全国公开算了】

侍卫长这么想着,冷静地在国王陛下的尾巴尖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遵命陛下。三天内您会看到一位可靠的顶端理发师。”

国王有双秋田耳

*大纲没写完

*ooc

*平行童话世界

*陆奥守吉行中心


吉行殿下从出生起就生着与众不同的双耳和尾椎

微张的耳朵大大扁扁,覆着软软的毛。

长长的尾椎蜷成一团,盖着长长的毛。


虽然这是非常稀罕的事情,但吉行殿下非常健康,大家也就不怎么在意。

而且真的很可爱。

卷着尾巴跑来跑去,偶尔会绊倒自己耷拉耳朵的殿下。


王子日益长大,王国的宰相 鹤 为了避免殿下意识到自己的不同并因此悲伤,吩咐当值的侍卫统统戴上犬耳。

——因为血统不纯,不能一直保持这个状态。

他这么向王子解释为啥有时候xx脑袋上只有头发。


直到殿下6岁那年。


那一天正轮到吉行殿下的死忠粉 正国侍卫长来照顾吉行。

侍卫长以娴熟的姿势将殿下抱在怀中,带他环游宫殿。

殿下兴致很高,一手拽着正国的前发,一手指东指西。

突然宰相大人带着奇怪的面具从阴影中窜了出来。

——呼啊!吓到了吗!

吉行殿下严重地吓到了

他的尾巴和耳朵都警戒地立了起来,四肢并用试图翻越正国侍卫长的脑袋躲到他背后去。

他一脚踩上侍卫长的鼻子,一手往更后面的头发抓去。

【咔】

那一瞬间,传来了什么声音。

吉行殿下惊慌失措地挪开脚要查看侍卫长的负伤情况,手一用力。

【噗咔】

手上的摩擦力变小了。

宰相鹤的怪笑僵住了。

侍卫长托着殿下屁股的手僵住了。

吉行殿下连呼吸都僵住了。


“我把……正国的耳朵……拽下来了!?”

他气若游丝的问道,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尾巴和耳朵都紧紧贴着身体,随着抽噎而轻轻颤抖,不然大家都以为它们要黏进殿下的身体里去了

年方13的殿下特封冷面天才少年侍卫长,鼻子里滴出了血,眼中也逐渐浮现出了泪光。

宰相只得告诉了殿下事情的真相。


从那之后,吉行殿下便一直戴着沉重的王冠,披着厚重的披风。

到登基时也没有变。


【tbc】

陆奥守吉行的告白

*强行发糖

*段子

*吉行与龙马


《情话》

 【喜欢你】【爱你】【离不开你】
这样的情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只能递出捂熟的芋头
“诺,这个,给你一半=3=”


《行动》

 察言观色,小心讨好,悉心侍奉
这样的事情,一点也做不来
只是紧跟一旁袖着手
“啊?你要做啥?告诉我呗我来做” 


《厨艺》 

美味佳肴,珍奇饕餮,异国特产

这样的食材,统统没有涉猎
只是在你肚子叫时挠挠脑袋
“饿了的话吃芋头呗,我有热乎的” 


《来头》

 动人传说,珍贵陨铁,绝世刀匠
这样的要素,一件也没凑到
但那个崇尚着进步与热兵器的人
你是他唯一爱着的刀


《忠诚》

郑重许诺,庄严仪式,终生誓言

这样的契约,一句都未曾签订

只是在与同行时与人介绍

“我,作为这一位的刀而存在”


【end】